10086娱乐网

稀有剧种的艺术魅力

  • 2018-12-20
  • 来源:搞笑

中国戏曲艺术是弘扬和体现中华民族优秀文化的重要载体。据普查,目前全国共有348个地方剧种,其中241个剧种拥有国办团体。这表明在党和政府的关心扶持下,剧种保护工作取得很大成就。

除了政策和机制的保障外,一些民间机构、民营团体等社会各方的联手,也取得了较显著的成效。近年来,河南李树建戏曲艺术中心越来越成为弘扬推广中原戏曲文化的重要力量。它自觉面向基层,注重通过北京的大舞台推出最能体现中国戏曲根植民间、扎根人民的基层剧团和小剧种,不仅弥补了当下戏曲传播“重规模”“重汇演”“重大团”的短板,更是为基层剧团和弱小剧种了展示平台,具有雪中送炭意义。特别是前不久在清华大学举办的“河南戏曲艺术周暨稀有剧种展演”尽管规模不大,却产生了不小的影响。这次精彩演出,让观众感受到中华戏曲接地气、树正气的文化品质,特别是“好戏在基层、在民间”的可喜现状,启发了业界对于戏曲创造性创新性发展的新视角、新途径、新思路。

基层剧团、剧种的生机无限和小剧种的鲜活独特,无疑是这次展演的亮丽看点。这种独特与亮丽首先体现于民间艺术特有的浓郁人民性和艺术质朴感。民间艺术的可爱,在于直率但不概念化,草根却极生动,是非善恶、情感表达的鲜明率真,民间艺人的创作智慧、亲和力与感染力尽在其中。

让人印象深刻的《小包公》是四平调独擅的剧目。它笔下的包公,并非是威风八面的铁面铜铡,而是体现一个被历代中国百姓崇仰的正义廉臣少小家庭生活的种种坎坷,重在写他立志成材的过程、磨难,甚至家长里短。全剧笔触轻松,妙趣横生,可小包公的精神魂魄与报世情怀生动清晰,可触可感。这种区别于常态的写作思路,体现出戏曲的民间叙述特点和灵动想象力;鲜活中靠近了民众,弘善下贴近了人心,不枯涩不落套,焕发出接地气、留得下、传得开的艺术生命力。这是当下许多戏曲大团大作所缺乏的。

作为京剧名剧《状元媒》的“原始生态”宛梆《潼台关》的情节和人物个性更为生动鲜明,体现出浓郁的叙述个性,甚至剧中英雄情结的赞美与忠奸美丑的抑扬,也都比后来“雅驯”许多的大剧种更加寄托着老百姓的是非观,表现出民间色彩的审美观,令人印象深刻。而《张廷秀私访》的情节编织,则有一种朴拙天然的家常感。那种源于渔鼓、说唱的道情风范,是地方戏剧种特有的艺术基因和品格,与当下越来越同质化的戏曲剧种走向大相径庭。各剧种若不扬长避短,反而趋大趋洋、削足适履,恐怕丧失的不仅是艺术品格,更是艺术与人民、与乡土的天然血缘。

看过这次稀有剧种展演,大开眼界之余,我更深的感触是:艺术的人民性最重要的是内容和情感与时代同律,与人民同心。

艺术遗产固然是前人创造的高峰,必须严肃严谨地予以传承;但遗产的生命力不仅在于艺术价值的“德高望重”关键在于历久弥新。稀有剧种展演的可贵,在于重视挖掘展示,但更着眼发展创新。越调《老子》等新剧目的成功推出,展示了稀有剧种的新发展、新活力。越调是稀有剧种中影响辐射全国的艺术形式,关键得益于前辈表演申凤梅的精湛艺术。她塑造的诸葛亮、李天保都栩栩如生、脍炙人口。《老子》一剧恰是“申派”弟子申小梅在内容与形式上的成功传承与大步发展,在题材时代性、表演创造性、流派拓展性上都被公认为近年的一部力作。以古老剧种呈现哲人风骨,以戏曲故事写老庄哲学在历史和当代生活中的思想价值、现实意义,这在中国戏曲中是很鲜见的,为传统注入了生机活力。传统的价值与生命力,必须通过新的优秀传承者的涌现和作为,才能使薪火延续,魅力不减。一些剧种式微,恐怕就在于光着眼“抢救”而缺乏继承者的优异创造和时代发展,必然是难以摆脱窘境的。

当下一些戏剧活动追求规模,聚焦大团,缺乏鲜活生气和灵动地气,难以带来兴奋感、振奋力,已经宛如一种痼疾。而此次稀有剧种展演,发挥了基层文艺团体和小剧种“轻骑兵”“接地气”的优势,切实做到“眼光向下”再一次证明了“好戏在民间、好角儿在基层”的艺术规律。其令人惊喜是必然的,带给我们的艺术思考也是深刻的。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剧种

剧种jùzhǒng(typeofdrama;genreofdrama)即戏曲剧种,中国戏曲剧种种类繁多,据不完全统计,中国各民族地区地戏曲剧种约有三百六十多种,传统剧目数以万计。而在其中,京剧、豫剧、越剧、黄梅戏、评剧称为中国五大戏曲剧种。其它戏曲剧种有:昆曲、高腔、梆子腔、河北梆子、晋剧、蒲剧、雁剧、上党梆子、秦腔、二人台、吉剧、龙江剧、越调、河南曲剧、山东梆子、淮剧、沪剧、滑稽戏、婺剧、绍剧、徽剧、闽剧、莆仙戏、梨园戏、高甲戏、赣剧、采茶戏、汉剧、湘剧、祁剧、湖南花鼓戏、粤剧、潮剧、桂剧、彩调、壮剧、川剧、黔剧、滇剧、傣剧、藏剧、皮影戏等。其实前线和金门之间早就用各种特殊的形式‘通’了。

网站申明

本站图片仅为设计美化,与文章无关。如认为影响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